現代名人勵志故事及感悟范文(5篇)

更新:2019-01-07 08:46:42 來源:思而學教育網 www.aunft.tw

一、《鄧亞萍》

眾所周知,鄧亞萍從小就酷愛打乒乓球,她夢想著有朝一日能夠在世界賽場上大顯身手。卻因為身材矮小,手腿粗短而被拒于國家隊的大門之外。但她并沒有氣餒,而是把失敗轉化為動力,苦練球技,持之以恒的努力終于催開了夢想的花蕾——她如愿以償站上了世界冠軍的領獎臺。在她的運動生涯中,她總共奪得了18枚世界冠軍獎牌。鄧亞萍的出色成就,不僅為她自己帶來了巨大的榮耀,也改變了世界乒乒壇只在高個子中選拔運動員的傳統觀念。

blob.png

二、《歐爾·布里》

在巴黎舉辦的一場大型音樂會上,人們正如癡如醉地傾聽著名的小提琴家歐爾·布里美妙絕倫的演奏。突然,正全神貫注的布里心一顫——它發現小提琴的一根弦斷了。但遲疑沒有超過兩秒,他便像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似的,繼續面帶微笑地一曲接一曲地演奏。觀眾們和布里一起沉浸在那些優美的旋律當中,整場音樂會非常成功。

終場時,歐爾·布里興奮地高高舉起小提琴謝幕,那根斷掉的琴弦在半空中很醒目地飄蕩著。全場觀眾驚訝而欽佩地報以更為熱烈的掌聲,向這位處變不驚、技藝高超的音樂家致以深深的敬意。

面對記者的“何以能夠保持如此鎮定”的提問,歐爾·布里一臉輕松道:“其實那也沒什么,只不過是斷了一根琴弦,我還可以用剩下的琴弦繼續演奏啊。這就是我們熟悉的許多遭受不幸的人生,依然可以是美麗無憾的。”

布里睿智的回答與他卓然的表演一樣精彩——“只不過是斷了一根琴弦”,向世人傳遞的是從容,是樂觀,是灑脫,是心頭不肯失落的信念,是命運在握的強者充滿自信的宣言,是坦然前行的智者面對歲月中那些風雷電雨自豪的回應。

三、《何飛鵬》

著名財經記者何飛鵬曾有一段非常特殊的經歷,就是在3個月之內,從一個什么都不懂的新記者,變成一個對所有財經政策、商場動態、產業知識都了如指掌的老記者。

1978年,中國臺灣的《工商時報》創刊,何飛鵬成為新記者,沒有任何經驗。當時,競爭對手《經濟日報》已創刊10多年。在采訪過程中,受訪對象三言兩語,《經濟日報》的記者已了然于心,何飛鵬卻因為知識缺乏,經常抓瞎,痛苦不堪。面對這種情況,他想出一種最笨的方法,就是每天把《經濟日報》從第一個字讀到最后一個字,不只是內容,還包括廣告。這是一個無聊、無趣、痛苦的過程。報紙上印著大量的人名、公司名、產業名、產品名,再加上數字、專業知識、專有名詞……第一個星期,他看懂不到一半。怎么辦?看三遍,先背下來再說。

這個極笨的方法,效果卻極佳。過了一個月,何飛鵬大致把當時商界主要的人名、公司名、產業名都弄清楚了,也大致掌握了當時正在發生的焦點事件。等到《工商時報》正式創刊時,他所了解的經濟基本知識和社會動態,與《經濟日報》的老記者已不分上下。他只用3個月追趕老記者10年工作經驗的方法,就是勤奮工作。

四、《林肇澤》

林肇澤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農民,但他卻在不斷創造“神話”:他45歲開始自學繪畫,無師自通,短短幾年時間,其炭精畫作品在國內外“走紅”;他到過100多所大專院校,開辦講座;如今雖年逾古稀,但壯志不減,立誓把自己創作的勵志歌曲在全國唱響。

林肇澤今年已經72歲。1957年,年僅17歲的他因為家庭原因,不得不放棄了升學的機會,在家務農。他曾拉過船、抬過石頭,還干過兩年灶匠、8年木工、5年機修工……一次偶然的出差機會,林肇澤接觸到了繪畫。

1985年,林肇澤出差路過自貢,看見街邊畫攤上有人畫炭精像,被深深吸引。回到南充后,他買了大量專業書籍,潛心研究。剛開始學畫時,因為市面上買不到專門繪制炭精畫的畫筆,林肇澤就琢磨著做畫筆。把毛筆涂上膠水,等自然風干后,用剪刀剪出大大小小的筆尖。沒有大面積涂抹陰影的材料,他就在空筆桿里面塞上棉花,做成涂抹工具,在一次又一次的實踐中改進自己的繪畫工具。

他無師自通,卻很快創造出奇跡:1989年,林肇澤帶著他的作品《肖像》參加了中國美術家協會、書法家協會、攝影家協會聯合舉辦的首屆中國個體勞動者“光彩杯”書畫攝影展,并獲得了省級三等獎,中央電視臺還播放了《肖像》的特寫。2000年,四川民間藝術協會授予他“一級民間藝術家(炭精畫)”證書。隨后,他在南充市街頭擺起了畫攤,專為別人畫像,這一畫就是8年。

林肇澤在巡回講學和演講中,從來不收講義費。他和家人花費的車旅費、資料費、房租費等,將近20萬元,全部是自費。他不僅把擺攤畫畫掙的錢全部用光了,而且連子女給他的生活費也幾乎耗盡。如今,他和老伴依然生活在祖輩留下的小青瓦房里,幾間小青瓦房又破又潮濕,與周邊村民的“小洋樓”形成巨大反差。在他家里,簡單的幾樣家具還是二三十年前的“老古董”,他的書桌也是兩口木箱重疊而成,他的當家衣服還是在10多年前別人送給他的。

五、《楊佳》

她是一位漂亮而又富有才華的女孩。她15歲考上大學;19歲成為大學教師:22歲考入中科院研究生班;24歲在中科院教研究生。接著,她戀愛、結婚、生子。一切都順風順水,處處布滿了鮮花和掌聲。可是,在她29歲那年,上帝卻突然關閉了那條通往幸福的大門,一下子把她推入到黑暗的深淵里。她的視神經發生了病變,雙目失明。與光明一同失去的,還有她的丈夫和孩子。

她要學習盲文,她要回到自己的知識領域里去。可是,這一年,她已經30歲。30歲的女人當然不能再上盲人學校啦。因此,她只好自學。她開始“看”盲文。當然,她是用手指“看”的。她只能用手指摸來替代眼睛看。她摸的第一個英文單詞是大白菜,字母為c-a-b-b-a-g-e,這7個英文字母,她用手足足摸了一個小時,可是,她到底還是沒有弄明白這個單詞就是“大白菜”。當父親告訴她答案的時候,她哭了。她為自己的笨拙而流淚。她是中科院的英語教授,居然不認識“大白菜”這個英文單詞。而在此之前,她可是一目十行啊!

她不相信自己就這么被一棵“大白菜”給絆倒了。她要活下去,她要站起來,她要做一棵能夠飛翔的大白菜,重新翱翔在知識的天空里。她開始了自己的奮斗。她把自己一個人鎖在房間里,一遍遍地練習,一遍遍地摸字,一遍遍地默記。然后,她再把學會的東西背誦給父親聽。一次,父親在聽取她背誦的時候,發現盲文字塊兒上滿是殷紅的血。等她背完,父親一把拉過她的手,這才發現她的十指都已經磨破。父親把她的雙手攥在自己的手里,禁不住號啕大哭。父親說:“女兒呀,咱不學了。爸爸有工資,爸爸可以養活你一輩子。”她沒有哭。她反而笑著安慰父親說:“爸爸,你一定要相信你的女兒,我能行!”

一天晚上,她一個人偷偷地跑出了家。父親很著急,四處尋找。最后,父親在她工作過的教室里找到了她。學生已經放學。教室的燈光已經熄滅。她一個人站在講臺上,反復地用手丈量著黑板。她終于重返講臺。一切都與生病前沒有什么兩樣,以至于上了兩個星期的課,同學們還不知道他們的老師已經雙目失明了。終于,有同學發現她拄著盲杖在校園里行走,同學們這才知道了她的不幸,這才知道她為了上好每一堂課所付出的艱辛和努力。同學們感動得哭了,而她卻笑了。她笑著講述一棵大白菜的奮斗歷程,鼓勵同學們珍惜時光。

她的名字叫楊佳。楊佳學會盲文后,利用電腦盲文軟件,踏上了事業的快車道。她以盲人的身份考上了美國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公共管理專業,并獲得了哈佛MPA學位。現在,楊佳任聯合國殘疾人權利委員會副主席,中國第十一屆全國政協委員、中國盲協副主席。

二八杠玩法 广东时时地址在哪里 快乐时时官网下载 湖北十一选五走势图爱彩乐 河北11选五几点开售 时时彩联通号 时时计划软件免费版自动出号 三分赛车计划网 黑龙江时时五星走势 广东福彩36选好彩3开奖 381818白小姐免费中特网 pk10网投 2013急速赛车节 河北时时选号技巧 河北20选5开奖结果 时时彩的app平台 山东时时交流群